Press - Ming Pao - 29 May 2018

有些事現在不做 一輩子不會做 胡麗雯棄高薪赴法學藝術


圖3之2 - 簡單隨意——穿一件名牌大褸,配一個簡單的tote bag,拿一條法包,巴黎人就是這麼簡單隨意。(圖:受訪者提供)
圖3之2 - 簡單隨意——穿一件名牌大褸,配一個簡單的tote bag,拿一條法包,巴黎人就是這麼簡單隨意。(圖:受訪者提供)

 

圖3之3 - 欣賞日本文化——Cindy愛上日本的tote bag及設計,也是因為欣賞它的傳統文化而起。(圖:受訪者提供)

圖3之3 - 欣賞日本文化——Cindy愛上日本的tote bag及設計,也是因為欣賞它的傳統文化而起。(圖:受訪者提供)

 

【明報專訊】最近流行以「斷捨離」方法把蝸居舊物清理。斷捨離源自日本的山下英子,是一套人生整理術,目的是活出自己。聽起來老土,大多人卻要一輩子才學懂「做自己」,胡麗雯是其中一個。她身上貼滿許多矛盾、對立的標籤:愛文學卻跑去讀理科、原本做社工,卻又走去推廣商場、年近五十辭去高薪厚職去讀賺不到錢的藝術,

每一個階段如何斷捨離?

棄社工從商 骨子裏有不甘安定基因

小時候,當身邊的小孩喜歡喜慶的紅色,胡麗雯(Cindy)卻偏愛藍,她寧願獨自沉溺於安靜的藍海。成長期時,她轉投紅和藍混出來的紫色──那是最安穩的中間位置,她說不要走極端,不要有立場,那是最好。

於是,人生第一個抉擇,她選理科,自修心愛的文學。Cindy坦言:「因為叻人都選理科。」即使到大學選科,她把傳理系放在三甲位置,「只因傳理是中大最吃香的,要選就要選最好的。」後來阿爸曾提議她選醫科——醫者父母心,宅心仁厚。小康之家不求高薪,阿爸的話一直迴盪,Cindy怕血,最後拔尖主修社會工作,副修工商管理,「前者幫人,後者穩陣。」

順理成章,Cindy每晚以外展社工身分走進機舖,於煙霧瀰漫中找尋邊緣青年。穿著「爛牛」的邊青覺得這位少女社工格格不入,她照樣每晚放下一蚊跟機,卻不點一根煙,努力撥開他們的迷惘。本以為接着是社工心灰之路,轉投商界的故事,Cindy直言:「當時準備升職,薪金兩萬元,轉當商場市場推廣職員,薪金大減至萬一二。」那為什麼?「不想世界那麼狹窄,想多元化點,我喜歡試不同的事物。」

躁動的歲月迎來第一個斷捨離,Cindy沒有什麼煩惱,果斷轉身。大抵她骨子裏就有種不甘安定基因,嬌滴滴的她愛玩跳傘、風帆、滑浪、獨木舟,一半做自己喜歡的事,一半順應社會標準,一步一步走在紫色道路,那就最好。

披甲上陣 商場如戰場

「我的性格是fusion的。」Cindy攬拌一下飲料,開懷地笑。什麼標籤都可貼往她身上,但任何一個標籤都不足以形容她,她只好這樣總結自己。年輕時,她讀《我的山居歲月》而嚮往普羅旺斯,那裏有美景紅酒,還有作者Peter Mayle毅然放棄一切的衝動與情懷。未到憧憬之地前,她的故事是這樣的:

一臉稚氣的小妮子換上高跟鞋,走進商場,光滑地面反射出閃閃生輝的世界。Cindy在商場的第一份工作在九龍城廣場,她憶述:「它是首個有大型活動的商場。那時請很多人來跳舞。以前的人啊,很容易開心,吸引很多客。」愈閃耀的世界愈刺眼,商場如戰場,Cindy披上盔甲,騎上白駒,衝得很快。

米字旗換上五星旗的年代,購物商場崛起,港人消費模式大改,人也變了。小妮子亦早就塗上紅唇,稚氣脫成女人味,名牌衣服換上一套又一套,拿着數萬元的手袋巡視商場。不多不少,剛好20年,Cindy當上「Mall姐」,掌管13個大型商場的市場推廣,年薪過百萬,爬得很高。她把波子換成平治,話說得坦白:「想追逐最好,即是最貴、最引人注目的。」人都是這樣,Cindy說:「當你有十萬時,你想要一百萬;到你終於有一百萬,你又擔心不足撐一輩子。」再賺多點吧,再賺多點便退休,她總是這樣對自己說,披上盔甲便上陣。

名牌如女人的武裝 卻開始厭倦

惟黃金盔甲再寶貴,一路走來亦不輕鬆。她還記得:「不同牌子的袋代表一個等級,最高級是Hermès。當然Hermès各款式又可劃分不同等級。有時你升到某位置,在那些圈子,你自然就這樣。做阿姐沒名牌袋怎樣出來見人?會沒face的。」名牌就如女人的武裝,Cindy手執Chanel,距離頂峰只有一步之遙,卻開始有點厭倦:「每天話題都是名牌或工作。」她想起Peter Mayle,她想成為他,10年前揮之不去的希冀一直在心底迴盪。

直至商場開始推廣文化藝術活動,引起Cindy對藝術興趣,並意識到自己不足,她毅然提出停薪留職要求,半工半私到法國學習藝術數個月。每次衝動決定都帶來截然不同的路,後來有天她懂了,她要的就是那些不同。

Cindy不認同自己是個愛冒險的人,縱使她覺得生老病死不值得擔憂,她愛安穩,也懼怕未知,只是到過巴黎後,她更怕青春逝去。她開始明白為什麼Oscar Wilde小說中的Dorian Gray為了永遠年輕而甘願出賣靈魂,「巴黎每天都有很多新東西可以發掘,這裏生活有很多可能性,並非升職、結婚、生仔、買樓、退休便畫上句號。」

山下英子認為「活著就是不斷的選擇,斷捨離就是鍛鍊一個人的選擇力」。從法國回來的Cindy一直對法國念念不忘,那裏有她認為最美麗、最溫柔的法文,有學不完的藝術知識。苦苦掙扎近一年,朋友對她說「有些事現在不做,就一輩子不會做,聽你心底的聲音吧」。於是時間對Cindy變得很重要,無關年齡,那份青春的決心,是任憑你怎樣努力也賺不回。

2013年,Cindy放棄過百萬年薪赴法國修讀藝術史。放棄不等於放下,離港搬家前,她家中價值五萬元的超大牀褥無人接收,她一度躊躇要不要暫存儲物倉,她笑說:「其實我當時留一條後路,打算先讀一年再算。」後來智者朋友再提醒她「你當時因工作壓力而買,現在你決定放棄工作,根本不需要它也睡得好。」Cindy才把一直背負的放下,留在舊居。

童話故事裏,王子公主結局總是幸福生活,其實生活並不一定如想像美好。不是走出舒適圈後,選擇另一種生活就會變得一帆風順,你可能更挫敗,更落魄。Cindy沒說追夢有多好:「法文說慢點,被當地人叫『你找個懂法文的人來說』。我以前是阿姐,管很多人,現在卻因簡單的事,做不好。」身為尖子的Cindy,人生取得最低分的成績也是在法國發生,她覺得很挫敗,「不過很開心。」

年過不惑 建立個人自信吸引品牌

Cindy蓄着簡約的短髮,一身優雅的黑色,她笑着拿出幾個畫風童趣、鮮豔的tote bag,一個印上巴黎城市,一個印上小鳥,說:「第一次用tote bag是在法國校園,身邊的年輕同學都用tote bag,平實卻多姿多采。法國的女人不會盲目追捧名牌,只會將自己打扮成獨一無二的品牌,即使50、60歲依然自信、吸引。」有次她穿上Prada裙出席活動,法國人稱讚她配搭很好,會討論裙子車工仔細、使用的材質,「香港人大多問你是什麼牌子,是不是新款?」

山下英子的老師曾說:「人生從50歲開始,我今年才8歲喔。」因為大多人,上半生為別人而活,為工作為家庭,下半生才是自己的。走過半生,Cindy肯定地說了兩遍,「我人生沒後悔的事。」成功、失敗、開心和失意給合才能組成現在的她。於是,她決定把下半生押上,成立網店macaron-paris,售賣日本及法國設計師的 tote bag,並以法國為基地,推廣歐洲和亞洲的藝術。

年過不惑,她的第二人生才剛開展。對了,她最後選擇回歸她喜愛的藍。

■Profile

胡麗雯(Cindy)

曾任外展社工,後轉從商二十載,成大型機構的市場推廣總負責人,掌管13個商場,年薪過百萬元。於高山之嶺應心之呼喚,飛赴法國修讀美術史,主力研究日本禪畫。年近五十,成立tote bag網店。5年間穿梭法國與亞洲,下半生致力促進歐亞藝術交流。早前將自己經歷寫成《飛法女子輕私語》。

文:黃泳樺

圖:黃志東、受訪者提供

編輯:陳淑安

https://news.mingpao.com/pns1805301527617819001

 

普魯斯特問卷

【明報專訊】你認為完美的快樂是怎樣的?

在沒有準備下,遇上對的人,一起做對的事,產生意想不到的美妙效果。

你認為最淺程度的痛苦是什麼?

一分鐘的等待。因你知道下一刻就可以見到「佢」。(「佢」可以是一個人,一個結果,一件事情的發生。)

你最希望擁有哪種才華?

精通3種樂器5國語言的才華。

你最恐懼的是什麼?

曱甴及失去。

天性中有什麼缺點?

完美主義。

你最痛恨自己哪個特點?

敏感。(其實我沒有痛恨自己任何東西啊!)

你最奢侈的是什麼?

放棄百萬年薪。

你覺得哪一種錯誤最可以被縱容?

有人因為愛你而買你至愛但「魔鬼」的零食給你吃。

你最喜歡男性的什麼特質?

忠誠fidélité。

你最喜歡女性的什麼特質?

優雅élégance。

在世的人中你最欽佩的是誰?

不斷無懼前行的人。(我可唔可以話係我自己?)

你這一生中最愛的人或東西是什麼?

巴黎的漫步。

如果你可以改變你的家庭一件事,那會是什麼?

拉近家人和自己的physical distance(巴黎與香港)。

你認為自己最偉大的成就是什麼?

《飛法女子輕私語》。

你最想成為什麼?

做自己就好。